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国庆六十周年>>史料新读

从上甘岭到小木岭(放歌60年)

徐贵祥

2009年10月05日04:2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是谁最先发现了这个可以藏身逃命的地方,已经无法考证了,也许是不约而同吧。地震后短短3天,在小木岭发电站的引水涵洞里已经聚集了700余人。可是很快他们就陷入新的绝望,随着余震不断,老天爷把通道退路全部齐刷刷斩断,700多人拥挤在涵洞里,犹如蹲进了水牢。有几个头面人物四处探路,全都无功而返。

  这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小木岭这块山坡成了一座孤岛,700多人坐以待毙。

  到了这个时候,出路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等死。一位老大娘痛心疾首,一直后悔不该走上这条路,地震那天她都已经爬到雪山的半山腰了,就算是冻死在雪山,也比挤在这里要安静得多。一位被砸断双腿的中年男子气息奄奄地对妻子说,你已经背了我这么多天了,你已经仁至义尽了,假如有一线生还的希望,你就逃生吧,再也不要管我了,再背着我,你也活不成。妻子说,要死一起死,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能把你撇下。一天,两天……五天过去了,小木岭上每天都面临着生离死别的危险。

  希望之光一天天黯淡下去,直到有一天,出现了一个意外。

  5月18日上午,一个在洞口观察的妇女,发现引水洞洞口下方出现了异常,起先只是一个黑点,在云雾中晃动并且逐渐地放大,很快就有十几个人挤在洞口,一个人嘀咕,那是谁?另一个声音不假思索地回答,还能有谁?一定是解放军!

  解放军来救我们了!这个爆炸性的喜讯迅速传遍了涵洞。尽管只出现了一个解放军,也还是天大的喜讯,一个人的背后一定有一支部队,对此人们深信不疑。

  小木岭上的人们是幸运的,确实,来人是解放军;这支部队还当真是空降兵;他们最幸运的还是,前往营救他们的,是一支在当年抗美援朝战争中打出赫赫声威的英雄部队。

  早在5月15日,黄继光生前所在的某部团长孙向东就接到报告,地震发生之后,尚有几千群众被困在深山,孙团长派出两路人马,一路由政治处主任曲凡东率领,沿水路进发,侦察前进道路;另一路由上甘岭特功八连十几名党员骨干组成,突击进入黑木岩,果然搜寻到一名逃生群众,报告小木岭水库上方的涵洞里有大股被困群众,小木岭发电厂背后有一条引水渠道,可能就是通向涵洞的惟一通道。

  孙团长当即组织突击队,由作训股长吴雪冰带领5名战士先期抵近小木岭,可是抵近之后才发现,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从山脚到涵洞,高差约500米,坡度约65度,山路全被震塌。整个山坡,就像一堆蓬松乱石,一触即垮,踏上去就是死亡陷阱。幸好还有一块长不到30米的混凝土石壁,这大约是过去用来固定山体的,然而石壁上光溜溜没有依托,只有一些零星散布的钢筋头,最短的仅3厘米。这些钢筋头,奠定了700多受困群众得救的基础。

  第一个上去的是七连班长刘彬。刘彬是四川人,仗着在山里长大,动作轻巧,背着捆绑绳,开始了短暂却又漫长的攀登。

  在攀登的过程中,一块石头砸到刘彬手背上,他心里一惊,把脑袋紧紧贴在石壁上,试图躲过可能随后而来的更大的打击,幸亏没有大面积的泥石流。刘彬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块石头下来,你就完了。我攀爬的时候,幸亏没有余震,哪怕小小的余震,也会引起泥石流,那我今天肯定不能坐在这里了。

  是的,危难之中,容不得他多想,就像他的前辈军人,当年黄继光纵身扑向敌人的机枪眼,那也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假如他粉身碎骨了,其英勇程度和献身精神,同黄继光应该是一脉相承的,不同的仅仅是方式。刘彬经历了多少艰难坎坷,不用细说了。他最终爬上了洞口,并且用捆绑绳把战友拖了上来,那副用废弃电缆和木棍捆绑的、95米长的软梯也随后架设成功。这就是小木岭大营救的“生命天路”。

  解放军来了,就像一剂强心针,霎时就把昏沉的人群激活了,就连那些等死的人也不再等了,争先恐后涌向洞口,终于演变成吵闹、厮打、冲撞。大家都想尽快逃生啊,那样的迫不及待,又是那样的不顾一切。负责维持秩序的战士秦钱和殷金良几次被人流冲倒,秦钱还被咬了一口。新的悲剧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旦群众涌向洞口,挤出涵洞,等待他们的仍然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后果不堪设想。吴雪冰当机立断,指挥仅有的5名战士,首先封锁洞口,对山顶小路实施警戒。

  吴雪冰抓住短暂的安静,给群众做动员。吴雪冰说,乡亲们,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把所有的人全部救出去,因为我们是黄继光的部队,我们是上甘岭特功八连,只要还有一位乡亲没有救出,我们就绝不下山。吴雪冰的话很简短,但是效果明显。上甘岭,黄继光,这都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上甘岭黄继光的部队,那还有错吗?大家相信黄继光,也相信他的传人。

  经过一番努力,群众被组织起来了,按照先伤员、老人、妇女儿童的原则,开始下山。吴雪冰对仅有的6人重新分工,他和刘彬扼守涵洞至洞口之间的通道,一个一个放人,秦钱和殷金良为群众捆绑保护绳,杨万忠在山下接应,老弱病残者则亲自背送。战斗从5月18日上午开始,至20日傍晚,历时3天2夜。据刘彬回忆,战士李华南至少背了200人。当第756名被困群众身上的绳索被杨万忠解开之后,这个还算强壮的汉子,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

  参与指挥小木岭营救的黄继光生前所在团政治处主任曲凡东以后用深情的笔调记叙了大营救最后一个片段——

  直到14时左右,已经从山上下来740多人,还是没有她的丈夫,她泪已流干,已经不抱希望了。14时20分,又下来一批人,听说这是最后一批了。她慢慢地坐起来,远远地无神地看着。这时,人群后面冲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她眼睛一亮,风一样的跑了过去,两人抱头痛哭。那情景叫我今生难忘,眼泪一下子模糊了我的双眼……

  被泪水模糊了双眼的还有我们的战士。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人间悲喜,内心涌动着巨大的温馨。57年前,他们的前辈黄继光在朝鲜战场惊天地、泣鬼神;在新中国成立近60年的今天,他们作为继承者,仍然不辱使命。他们在小木岭上视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置自己生死于不顾,他们的行为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祖国和人民需要,他们中间仍然会站出无数个黄继光。
(责任编辑:张海燕)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专稿,非“新中国成立60周年”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更多关于 “国庆”的专题
我为祖国献祝福留言须知

图说国庆
新闻快递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