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国庆六十周年>>特别策划

只为那一刻的光荣绽放——我的国庆游行日记

徐庆群

2009年10月25日20:21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徐庆群在训练中意外受伤,身边是团工委工作人员和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
徐庆群在训练中意外受伤,身边是团工委工作人员和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
    徐庆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闻出版总署人民出版社编辑,国庆60周年群众游行第23方阵(“依法治国”方阵)来自中央国家机关的一名游行队员

  7月22日至24日 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 中队训练

  7月初的一天,我社党委办公室刘济社主任找到我,他郑重地通知我:“单位决定派你去参加国庆60周年群众游行,总署只去四位同志,我们社只去你一个人。这可是一个光荣的政治任务。”

  接下来是,政审,填表、盖章等等。

  后来接到通知,我被分到第三中队,将去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集训三天。

  听到这个消息,我知道紧张的集训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首先想到的是女儿,她该怎么办?

  她才两岁一个多月,从她出生到现在,我只离开过她一次,就是今年汶川地震一周年后,作为北京志愿者支援灾区接力计划第24支服务队同时也是新闻出版总署青年志愿服务队的副队长,在总署领导的带领下,和15名队员一起到四川什邡开展了一周的文化志愿服务活动。临行前的几天里我一直告诉女儿:“妈妈要离开你几天,妈妈要去灾区看那些失去妈妈的宝宝们,失去宝宝的妈妈们。”我不知道她能否听懂,但是我要不断加强她的这种意识,否则她一定会受不了我的突然离开。在四川的几天,因为辛苦,因为牵挂,我患了中耳炎。

  现在我又要离开她几天,家里怎么办呢?由于我先生工作也很忙,双方父母因为身体原因帮不上我们,孩子一岁九个月就送到了幼儿园。看来,我还得交给大姐和四妹,她们平时经常帮我,又比较心细。所以临行前,我就对大姐和四妹做了详细交待,尤其是晚上女儿的睡觉习惯。尽管这样,我知道,如果见不到我,她每天都会大哭,尤其是晚上的时候,她更是找妈妈。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把这次分离当作对我和女儿的锻炼吧。

  7月21日傍晚,第三中队全体游行队员抵达集训地点。第三中队的79名游行队员来自交通运输部、司法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国务院法制办、外交部、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中央国家机关。

  当晚中队召开各单位领队碰头会,重申保密纪律,具体部署有关训练工作,特别要求广大队员讲政治、顾大局、听招呼、守纪律、重形象,注意安全、讲求团结、刻苦训练,遵守时间,训练期间不请假、不会客。会后,各单位领队迅速召集本单位参训人员开会,传达领队碰头会有关精神,再次进行集训动员。

  根据训练安排,第三中队分为四个小分队进行分头训练,每个小分队由一名经过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培训的同志带领训练。

  22日下午中队特别安排了一堂讲座,邀请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杨秋宝同志讲解“我国宏观经济形势”。这不仅使队员们认清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尤其是金融危机条件下的我国经济形势,提高对这次国庆群众游行的政治认识高度,同时缓解了队员的疲劳。

  22日晚7点至9点半,全体队员学唱多首“红色歌曲”。中队特别为每位队员准备了由文化部直属机关工会、文化部青年联合会、文化部直属机关妇女工作委员会编辑的《祝福祖国——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群众歌曲集》。在歌声中,我们感受伟大祖国60年来走过的不平凡岁月,感受人民群众对伟大祖国的深情赞颂,感受我们在祖国怀抱中的幸福生活。

  7月22日至24日,我们冒着酷暑,进行了编队、齐步行进、跑步行进、停止间转法、会操等科目训练。每天早6点至7点自行进行晨练,早8点整,开始训练,每天训练时间达到6小时。这久违的军训生活对我们所有队员的心理和身体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所有队员没有叫苦叫累,以良好的精神状态完成了三天的集训。

  7月24日早上七点多,我接到先生的电话得知,公公于今天凌晨去世了。我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队长,按时完成了上午的训练任务。下午结束训练后,我才随队伍返回北京。然后我和家人直奔医院,处理善后事宜。

  7月29日至8月1日 昌平区阳坊镇八一学生训练基地 大队集训

  7月29日至8月1日,国庆60周年群众游行中央国家机关大队在北京昌平阳坊的八一学生训练基地进行了第一次大队合练。

  这次训练是中央国家机大队432名队员即六个中队全体队员的第一次集训。

  责任点亮青春,激情奉献祖国。走进训练基地,第一眼就见到了这样醒目的标语,此时,我似乎能感觉到热血在我的身体里奔涌。

  这次与中队集训时不一样。这次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住的是十几个人的学生宿舍,吃的是食堂大锅饭;训练强度更高,清晨被哨声叫醒出早操,烈日当空下练习走步、队形;精神更加激昂,端着饭盆、排着队伍、唱着革命歌曲,雄赳赳、气昂昂地奔向食堂。组织工作更加贴心,随队医生、为防甲流每天早上测量体温,军营广播站、蓝球比赛、红歌比赛,全套的洗濑生活用品,还有解暑的绿豆汤酸梅汤。

  训练内容包括早操、以中队为单位训练以及大队合练等,我们先以小队和中队为单位进行横排面练习,然后进行口号、踏乐、手持物变化、块移动、四区五线等科目演练。训练强度较大,每天训练7个多小时。这次每个中队都配有三、四名教官,他们就是军人,所以在训练过程中,全体队员要按照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训练期间高温闷热,我们的短袖衫和帽沿很快就湿透了,但是大家仍然在烈日下坚持训练,认真做好每一个动作,喊响每一句口号,出色地完成了既定科目的训练任务。

  7月31日上午由于连日来训练强度很大,有的队员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我也是一样,几天里身体就不舒服,我就到医务室(是大队专门为训练设立的,来自中日友好医院的四名医生是我们的随队医生)拿药,可是医务室没有这种药。大队安排一位工作人员陪着我去,正好她也要到阳坊镇社区医院购买队员需要的药品。

  在我和工作人员上车出去买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我刚上车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坐在前面的工作人员就把门关上了。无论是队员也好,工作人员也好,几天来都非常辛苦,精神非常疲惫。那一瞬间,我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了。“完了,完了,肯定骨折了。”司机说,这辆商务车的车门特别重。

  听到消息的随队医生马上赶来,这位来自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正好是一位骨科大夫,他马上拿来冰棍、冰冻矿泉水给我敷上,在医生、工作人员、队友王杨的陪同下,来到社区医院。拍片结果:没有骨折。我们一颗悬着的心都放下了。

  从医院回来后,随队医生为我绑个带子,套在脖子上,让胳膊抬着五到六个小时,一直冷敷,然后再涂上药。

  回到宿舍后,我给先生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哭。我说:“我想家,想孩子。”先生说:“要么回来吧。”我说:“不行,这儿离家远,大队还得派车送我回去,太给大队添麻烦了;而且我不能当‘逃兵’,我得和我的队友在一起。”先生说:“那就坚持,没有关系的,支持你。”

  中队长安青来看我了,我的队友们也来看我了,我又哭了,因为此时此刻见到他们,我真的像见到了亲人一样。

  下午的训练我便没有参加,休息了一会儿就跑到宣传部写我们第三中队的简报去了(因为宿舍里没有电源,用笔记本写只能到宣传部。大队为了集训专门成立了宣传、组织、后勤等部门)。我先写了一个草稿,再交给外交部的朱靓同志补充,最后交给总署的团委书记王保庆(第三中队宣传组组长)审定。
【1】 【2】 【3】 

 
 
(责任编辑:孝金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专稿,非“新中国成立60周年”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我为祖国献祝福留言须知

图说国庆
新闻快递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